“人之所病病疾多,医之所病病道少。” ——先秦
扁鹊
见《医述》

□ 王廷治 胥燕 四川省剑阁县中医院

“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故养生者,慎勿失道。”

唐代著名医家孙思邈,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多次拒绝隋唐两代帝王要其为御医的聘请,长期在民间行医,深受人民赞誉,人称“药王菩萨”。他认为“人命至重,贵于千金”,主张医术要“精”,医德要“诚”。著《大医精诚》一文置《备急千金要方》卷首,用心良苦,是学医之人必修课,被世人誉为“医德法典”。文中用“心”九处之多,指明了如何立志为医,为名医,为大医。

“我命在我,不在于天,但愚人不能知此道为生命之要。所以致百病风邪者,皆由恣意极情,不知自惜,故虚损生也。”——南朝梁
陶弘景《养性延命录教诚篇》

“用心精微”,立志为医:

“大医精诚。”

“人命至重,贵于千金”。医道是“至精至微之事”,不得有“至粗至浅之思”,必须“用心精微”,“博及医源,精勤不倦”。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工夫行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贼。”                

“恻隐之心”,博爱为民:

“善为医者,行欲方而智欲圆,心欲小而胆欲大。”——唐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卷第一大医精诚》

“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贫贱富贵,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树立为病人服务的思想,博爱治病。

“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园而行欲方。诗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谓小心也;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谓胆大也;不为利回,不为义疚,行之方也;见机而作,不俟终日,智之园也。”——后晋
刘昫《旧唐书·孙思邈传》

“深心凄怆”,体恤病人:

“医不贵于能愈病,而贵于能愈难病;病不贵于能言医,而贵于能延真医。”——明
张景岳《景岳全书》

“一人向隅,满堂不乐,病人苦楚,不离斯须。”不要“偶然治差一病”或小病见效则“自逞俊快,邀射名誉”。要深心凄怆,体恤病人。

“古之圣人,其为善也,无小而不崇;其于恶者,无微而不改。改恶崇善,是药饵也。”
——明 龚廷贤《鲁府禁方 卷四 医有百药》

“一心赴救”,勿避困难:

“医虽小道,实具甚深三昧。须收摄心体,涵泳性灵,动中习存,忙中习定。外则四体常和,内则元神常寂。然后望色闻声,问病切脉,自然得其精,而施治得宜也。”——明
王绍隆《医灯续焰 医范 袁氏医家十事》

对待危急重症,“见彼苦恼,若己有之”而“一心赴救”,“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要不畏艰险,勿避困难。

“凡作医师,宜先虚怀,灵知空洞,本无一物;苟执我见,便与物对;我见坚固,势必轻人,我是人非,与境角立,一灵空窍,动为所塞,虽日亲近人,终不获益,白首故吾,良可悲矣。”——明
缪希雍《本草经疏 祝医五则》

“形迹之心”,万不可有:

“学不贯今古,识不通天人,才不近仙,心不近佛者,宁耕田织布取衣食耳,断不可作医以误世!医,故神圣之业,非后世读书未成,生计未就,择术而居之具也。是必慧有夙因,念有专习,穷致天人之理,精思竭虑于古今之书,而后可言医。”——明
裴一中《言医序》

大医之体,“望之俨然,不皎不昧”,询问病情,“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或“道说是非,议论人物”。形迹之心,万不可有。

“欲济世而习医则是,欲谋利而习医则非。我若有疾,望医之救我者何如?我之父母子孙有疾,望医之相救者何如?易地以观,则利心自淡矣。利心淡,仁心现;仁心现,斯畏心生。”——
明 王肯堂《灵兰要览晓澜重定绪言》

“蒂芥之心”,切勿存留:

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清
吴瑭《温病条辨·序》

对“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要不怕脏臭,体恤怜悯病人,“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

“顾医之难也,非读书识字则不能医,非格物穷理则不能医,非通权达变更不能医。”——清
唐容川《医学见能·原序》

“至意深心”,精准治病:

“医家有割股之心,安得有轻忽人命者哉?”——清?程杏轩《医述·医学溯源》

“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查形候,纤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精益求精,否则会“望其生”,实“见其死”。

澳门买球网站大全,“医是讲学不是市道,故商贾贸迁之术无一书之传,而医家言则汗牛充栋。” ——清
陆九芝《世补斋医书》

“专心经略财物”,人神共愤:对待同行要医术相长,“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自“谓天下无双”。以医谋私,贬低自己的形象。

“世徒知通三才者为儒,而不知不通三才之理者,更不可言医。医也者,非从经史百家探其源流,则勿能广其识;非参老庄之要,则勿能神其用;非彻三藏真谛,则勿能究其奥。”
——清 柯琴《伤寒来苏集 季序》

“救苦之心”,成就大医:

“以一药遍治众病之谓道,以众药合治一病之谓医。” ——清
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识卷四》

医技平庸者会草菅人命,庸医杀人。医技精湛、高深,但医德修养差,人格低下,品德恶劣,那就会像“狂人持刀”遗害病人。若能按照《大医精诚》用心修养,“救苦之心”常存,不是“大医”,也是“名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