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价、低价、超低价——当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后,这样的字眼在药店圈内并不鲜见,虚高药价从此被拉低,大多数药价趋于理性。不过,在商言商,药店要生存,总不能“杀鸡取卵”,维持适当的利润必不可少。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当一些药店经营者在价格战的硝烟战火里使出浑身解数铩羽而归时,一些竞争对手的部分药价总是比他们的进货价还低,这令他们很纳闷。
陕西某市一位药店老总近日告诉笔者,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搞懂了当中的原因。
低价背后有“黑手”
当天,一位不速之客找上门来,拿出一张100多个药品的供应目录要和其做业务,他才如梦初醒。在这张药品供应目录中,贺普丁的供应价是170元,诺和灵的供应价是54元,拜糖平的供应价是50元,复方丹参滴丸供应价是16.50元,步长脑心通的供应价是21.50元,通心络的供应价是18元……如此低的供应价令这位见多识广的药店老总瞠目结舌。推销者大言不惭地介绍自己的运作之道,还告诉他所收购药品销售的大致去向——个体药店、私人诊所、个别大的药品卖场。推销者还透露,某某诊所、药店的药品价格之所以低,都是他供的货,最高一次供货金额达3万元之多。推销者进一步表示:这些低价药品是药店、诊所用来招徕顾客、聚集人气的“诱饵”。
看着唾沫乱飞的推销者,这位药店老总生气地拒绝了。为揭开真相,他做了一些明察暗访。与此同时,当地媒体也对这类黑市交易予以曝光。而据了解,此种情况并非陕西这个城市独有,其他省市也陆续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陕西这位药店老总总算搞清楚了当中的猫腻。
医保卡套现的盛行
就拿陕西这个城市来说,高价收购药品广告一年多以前最早出现在回收手机的地摊上,这些地摊大多设在繁华街道和人口绸密区域。收手机的人在地上立一招牌:“高价回收药品”。究竟收没收到药品,外人不得而知。这中间究竟有什么原委,如何运作,也没有人去花心思研究。善良的人们认为,药是治病救命的,怎么可能到地摊上随便买来吃?
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时隔不久,收购药品和医保卡兑换现金的地贴和广告大量、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社区的院子里、人行道上甚至住宅楼的楼道里。上边留有联系电话,胆子越来越大。是谁在收药?是谁在卖药?为什么收药?为什么卖药?记者的调查揭开了真相。
城镇职工医疗保险IC卡个人帐户的资金,由于个人所在单位和行业不同,其账户上的金额也有着很大差别,有些行业的计提比例高,有些行业的计提比例低,但不管多少,其仅限于职工到药店购药或在医院门诊看病时使用。不过,这部分资金打入个人账户后完全属于职工个人支配。有些人年老体弱或患有慢性疾病,须经常吃药,但是卡上的钱根本不够用。相反有些人身体好,不吃药,卡上的钱就积蓄起来,而且越蓄越多。有政策规定这部分资金可以由子女继承,但聪明的人都懂,今天的钱到将来能值多少呢?有些人纯粹就认为这是一份按月供给的固定收入,必须想办法派上用场。这样,问题就出现了。
前些年,聪明的药店经营者挖空心思地去争取这块收入,在药店里为参保职工提供大量的生活日用品,包括牙膏肥皂洗衣粉米面油盐甚至烟酒等,这使得职工医保卡上的资金大量释放。后来,这种做法因违反医保规定,被医保管理部门大加惩罚,涉案者轻则被停掉刷卡机,重则被罚以巨款。重罚之下,此等行为嘎然而止,经营者们也变得守规矩了。因此,职工医保IC卡上的钱又再一次积聚起来。钱多了,不法者重又盯上了职工医保IC卡,打起了发财的如意算盘。起初,他们只是极少量地在药店门口,要求有医保卡的顾客刷出他们需要的药品,然后付给顾客低于刷卡金额20%~30%的现金,接着,他们再把这些药品以略高于收购价的价格卖给需求者。这样操作,刷卡者得到了现金,收购者得到了利润。开始的时候,这种方式成功率很低,成交额很小,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后来,这些人为了获得更多的现金,竟然明目张胆地宣传、引导、组织一帮人去收购药品,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有人组织,就有人收购,有人推销。更有甚者,直接与某药店达成“协议”:只要你能把顾客个人账户上的钱刷下来,100元或许就能支付给你60元甚至70元。
通力合作灭犯罪
高价回收药品也好,医保卡套现也好,问题的核心不外乎“利益”两个字。目前,事发地的药监部门十分重视对此类事件的调查,一些调查正在进行之中,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笔者认为,调查的难点在于,这种作案方式有比较严密的组织性、纪律性、隐蔽性、分散性、单线联系性,除了要查找到收购药品的电话或者联络人,还需要找到他们存储药品的仓库,也要找到团伙的核心人物。由于此类个案涉及非法经营、偷逃税金、不正当竞争、套取医保资金、干扰正常的市场秩序等多项违法犯罪,笔者认为,这并非单靠药监部门就能杜绝和消灭的,需要公安、工商、税务、卫生等多个部门的联合行动,也需要药品零售企业的全力配合。
笔者认为,此种情况的出现,不但给监管带来难题,对市场造成不良影响,人民用药安全也受到威胁,有必要大力整治,还正规经营的企业和老百姓一个净化的市场。

吃不完的药品有人回收,医保卡上花不完的钱有人可以帮忙套现。

如果稍加留意便能发现,目前,在不少医院的门口、门诊处总是有这样一群人穿梭于前来问诊的人群中,他们将目光瞄准各类医保病人,以较高的价格为「诱饵」,向众人收购各类药品。

高价收药。「如果有心脑血管、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方面的特效药,我可以出高价收,收购价格可以出到正常购买价格的七成。」

医保套现。「小额套现只需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大额套现则需要购买一些比较抢手的药品,套现金额最高可以给你做到八成。」

这一非法勾当的背后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利益链条?它又是如何游离于监管之外的?

收药者的谎言

在经历了几次电话联系之后,这名自称姓赵的男子终于同意与记者见面。

7 月 11
日,当记者以「手中有许多闲置药品」为名首次联系对方时,赵姓男子显得并不热情,在几次通话接连抛出「可以低价出手」的理由后,对方才如约而至。

7 月 13
日中午,位于张店区共青团西路的淄博王府井广场人来人往,见面地点是此处一家药店的门前,进进出出买药的市民络绎不绝。

40
多岁,外地口音,见面后对方反复强调着自己的身份并不是「药贩子」,而是因为老家有亲人患有糖尿病和心脑血管疾病,所以自己利用在淄博打工的闲暇时间,帮忙收些便宜的药。

「这些药正常购买价格太高了,常年吃,家人在经济上有些负担不起,没办法。」

澳门买球网站大全,虽然收药的理由说得中肯,听过之后甚至还让人有些心生怜悯,但从对方的穿着打扮及所驾乘的轿车上看,很难想象其家中会因为没钱而买不起药。

随后,记者将提前购买的几盒头孢克肟及阿奇霉素等抗生素提供给了眼前的这名男子,对方则表示,「这些药是药店里可以买到的,对我用处不大,因此收购的价格也不太高。」

「多少钱可以收?」记者问。

「平均 3 块钱一盒。」对方说。

如此一来,记者带来的总价 40 多元的药,对方给出了 15 元的收购价。

「这价格也太低了吧?」

「正常就是这个价,因为这些药我收来也没多大用处。」随后,在得知记者家中有享受公费医疗的老人,平日里闲置的药品数量较多时,男子突然表现积极了许多。他告诉记者,如果有心脑血管病、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方面的特效药,他会出高价收,收购价格可以出到正常购买价格的七成。

当天下午,与对方见面之后,记者走访了淄博王府井广场及对面医院附近的多家商铺。几名经营者向记者证实,与记者见面的这名男子经常在医院周边从事药品收购活动,从事这一「生意」的也并非仅其一人,常见的有四五人,有男有女,均操外地口音「。他们隔三岔五就会在医院门口和门诊大楼门前向人收药,分明就药贩子。」

医保套现暗箱

随着调查的深入,高价收药背后的医保套现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

记者发现,与信用卡套现的方式不同,医保套现背后的操纵者是些暗地里高价收药的药贩子,而套现的方式则是以药店为支点,以其所需收购的药物为「道具」。

7 月 14
日上午,在上述赵姓男子的引荐下,记者与另一名有「门路」进行医保套现的男子取得了联系。

在听闻记者家中有享受公费医疗的老人后,对方显得十分热情。据对方介绍,平时有许多享受公费医疗的「客户」找他帮忙,这些「客户」的钱闲置在医保卡上取不出来,他可以帮助操作进行套现。

「手续费怎么收?」记者问。

「500 元以下一般是收
15%,但现在管得很严,直接套现不是太好操作,也不是随时都能套出来的,最保险的方式还是去药店买药,买完药我再跟你具体算。」

深入接触后记者了解到,上述可以操作医保套现的高价收药者,长久以来都有自己熟识并关系稳定的药店,小额套现在支付一定的「手续费」后便可以实现,而大额套现则需要费一番周折。

「到了药店后,我来帮你选药,选好药后你来刷卡,刷完卡我将药全部买下,付现金给你。」如对方所说,所谓的大额医保套现,说白了仍是高价收药的一种变换形式,只不过与将药品直接卖给对方不同,在这种交易方式下,高价收药者可以按自己的需求从药店选购在倒卖过程中利润更高的药品。

「以后认识了可以长期合作,家里老人有这个条件不用白不用,如一些比较抢手的药品,可以最高给你做到八成(购买药品金额的
80%)。」

同时,对方还向记者透露,在医保卡大额套现过程中,之所以其收购的药品价格较高,除了源于其在选择药品时针对性较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药品在从药店直接出货时外包装都比较完整,他们在处理时也比较容易。

14
日下午,记者就此走访了位于淄博中心城区的多家药店和诊所,在私下问到医保卡套现一事是否可以操作时,绝大多数药店均表示「无法操作」,但确有个别小型诊所表示「可以操作」,只是套现金额不能过多,手续费按
20% 收取。

倒卖药品危害多

调查中记者发现,高价收药背后主要存在两个交易群体,一是在药店或医院买的药没用完,找不到回收场所,选择将剩余的药品卖给药贩子的少数市民;二是享受公费医疗的人,把多开的药卖给药贩子牟利。

高价收药者的背后都有收购和销售网络,他们回收的药品主要流向 2
个市场:低档、低价药流向偏远地区的乡村诊所、药店;高档、高价药重回一些城市的大型医药批发市场。

同时记者了解到,管理松散的物流运输业,为这一违法行为提供了便利的运输条件。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国家制定医保的相关政策,目的是为了让百姓降低医疗负担,虽然医保监管部门对开药进行了规定,最多只能开半个月的药品,但一些医保病人还是通过多开品种、多开量等方式有目的地多开药,这些多开的药最终多通过上述渠道流入药贩子手中。

根据医保部门工作人员的介绍,医保卡中的钱是由个人和单位共同缴纳的,法律规定,医保卡内资金专款专用,参保人在定点医院、药店就医购药时,可刷卡消费,但不能提取现金。

因此从法律角度看,医保卡虽属个人账户,但其中一部分资金是由国家统一支付,必须专款专用,利用医保卡套现,不仅损害了自己的利益,也违背了设立医疗保险制度的初衷。

同时,食药监部门也表示,通过非法渠道回收的药品因为渠道不明,药品的真假很难分辨,由于储存条件不符合药品储存的相关规范,在倒卖流通过程中容易出现质量问题,而不合格的药品在被患者服用之后,对人体有很大的潜在危害。

「这是一种违法行为,依据《国家药品管理法》的有关规定,需要回收的药品必须统一销毁,任何个人回收均是违法。非法回收、销售药品,不仅对患者的健康造成了威胁,还严重扰乱了市场经营秩序。」

7 月 16
日上午,山东正大至诚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於伟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绕开严格的审核监督环节,非法经营药品,不仅会架空作为药品安全、保险机制的监管环节,造成药品流通领域的秩序混乱,同时,还易造成不正当的市场竞争,诱使药品经营者通过非法渠道批发药品,以降低成本,给更多的假冒伪劣药品进入市场以可乘之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