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放开贷款利率下限,市场普遍认为对银行的盈利能力及贷款价格、规模等方面短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不过,从长期来看,银行的信贷市场依然会加速分化。

一石激起千层浪。7月19日晚间央行宣布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消息,在市场上已发酵了整整一周。

“大型银行的压力相对小很多,有相对较低成本的资金来源,中小银行承担的压力更大,信贷将倾向风险定价能力强的小微企业。”一位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央行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市场普遍感到担忧的是,银行现有盈利模式将在未来受到冲击。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从资金成本等各方面因素考虑,银行贷款利率下浮的空间不大,但长期来看,大型银行或许会以更低的利率来争夺优质客户,而中小型银行则将需要通过业务创新以及抢占小微企业市场来巩固盈利能力。总体而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将进一步逼迫银行经营模式转型。

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将促使银行信贷持续分化。例如,大型银行可以通过降低贷款利率来稳住大客户,亦可促进资金回流,同时通过拓展中型客户来获得更高的收益;中小银行信贷分布则将向中小企业甚至小微企业倾斜,以获得更高的风险定价,稳定盈利。

信贷供需依旧疲弱银行扩张冲动不大

机构和专家认为,利率市场化、资本新规以及银行不良贷款上升预期等因素的叠加,让银行在明后两年,可能面临再融资的需求。

央行宣布,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不过,对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央行明确“暂不调整0.7倍的利率下浮下限”。

信贷分化:稳大户与抢小微

今年下半年,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增大,同时,信贷供需依旧疲弱。在此背景下,华创证券研究所宏观分析师华中炜认为,“在贷款利率下限放开、规模约束放开的背景之下,在经济下行期,由于企业运行风险增加,银行需要把控运营中的风险,因此,就不存在以价格优势扩大市场份额的冲动;不过,如果在经济上行时期,资金供需两旺的情况下,银行系统性风险下降,就存在利用降低贷款平均利率扩大市场份额的可能性。”

“今年内,我认为银行普遍不会下调贷款的价格,因为有惯性。当然部分银行出于稳定客户的存款,可能会有个别的下调,大企业的定价能力较强,利率下调是有可能的。”上述股份制银行信贷部负责人表示,各家银行总行会根据新政策做贷款的重新定价安排。

中金公司首席分析师彭文生认为,贷款利率下限取消短期内对银行盈利无重大影响。“据我们了解,很少有贷款利率位于0.7倍的下限。贷款额度管制的存在也限制了信贷的供给,贷款定价实际上由贷款需求决定。除非宏观经济下行明显抑制贷款需求,实际贷款利率不会显著下降。另外,调整票据贴现利率定价机制不会产生实际影响。票据贴现利率实际上已经由市场化决定了,该规定只是确认了现行的行业规则。”彭文生称。

重新定价,不只是针对贷款利率下浮放开,另外一端则是对中小微企业贷款的定价。除了监管要求外,去年央行迈开利率市场化步伐之时,银行就已经有意识地将信贷向小微企业贷款倾斜,大行亦不例外。

存贷利差逐步收窄利润将受挤压

澳门买球网站大全,央行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人民币企业贷款增加2.42万亿元,其中小微企业贷款增加1.03万亿元,占同期全部企业贷款增量的42.6%。6月末,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2.25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增速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2.3个和1.9个百分点。

受资金成本等因素的影响,业内判断,未来银行贷款利率下浮超过30%的难度依然较大。

工行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6月末,该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1.82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的20.7%。其中,单户融资在3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由2005年末的1436亿元增长到2013年6月末的1.14万亿元,年均增长31.81%,比同期各项贷款平均增速高出17.4个百分点。

“目前,各上市银行平均资金成本一般在3%左右,但加上资金成本、管理成本、风险成本等,银行贷款综合成本应该在5%以上,而相应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这意味着即使一笔银行贷款零利润,下浮的空间也不到20%。”中国农业银行宏观经济分析师付兵涛分析称,“如果参照企业直接融资利率,目前企业直接融资利率一般是在3-6个月期Shinbor基础上加点,6月份流动性紧张事件之前,6个月Shinbor利率一直维持在4.1%左右,近期则在4.2%上下波动,如果加50个基点就是4.6%,相当于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浮23%。实际上,尽管去年六七月份央行已经将贷款利率下限扩大至下浮30%,但在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贷款浮动占比数据中,仍然只有下浮10%以内这个分类,并没有下浮10%以上的数据,这也从侧面说明下浮10%以上的贷款很少。”

“大行可能更倾向于中小企业,而中小银行只能做更加微小的企业客户群体了。”上述股份制银行信贷部负责人称,这也是目前银行信贷分化的体现,未来则可能会分化得更加具体。

不过,长期来看,贷款利率下限的放开还是会对银行利润带来一定冲击。彭文生判断,“未来,同一客户的贷款成本将出现下降,但银行整体贷款利率的变化将取决于客户结构的调整。由于宏观经济放缓,银行对于高质量客户的贷款议价能力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已经下降,不过银行对中小企业的银行贷款议价能力依然较强。”这意味着,贷款利率下限的放开目前还不至于立刻给小企业带来看得见的“实惠”,相反,随着铁路投资的推进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扩大,一些优质大客户可能会获得较低的贷款利率。

对于贷款利率放开,市场还担心,大型银行是否会加速对小微的渗透,从而抢占中小银行客户资源?抢占小微企业的竞争中,是否会出现“恶意降价”抢客户的现象?

一位大型银行战略研究部人士亦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未来,大型银行在信贷方面的竞争,可能会存在以降低贷款利率来争夺优质客户,这客观上对银行利润将造成一定的挤压。”

对此,广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沐华认为:“利率市场化的迈进是逼迫银行去转型,早作准备应对利率市场化的银行压力会相对小一些。”

正因如此,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存贷利差缩窄的盈利风险将导致银行贷款利率需要寻找新的市场平衡,这最终将推动银行经营管理转型。

至于银行是否会下调客户贷款利率抢占客户,沐华表示,企业的需求不单单是融资,在银行提供的服务中,企业融资的需求可能在1/3。因此,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并不一定能够抢走客户,还要看银行提供的其他服务、信贷审批速度、供应链服务等等。

商业模式亟待差异定位

“从长期来看,银行贷款难免会出现恶意降价的可能,未来为企业提供综合服务的能力,将是银行获得贷款客户一个重要因素。”上述股份制银行信贷部负责人表示。

多位业内分析人士均认为,利率市场化将压低银行的存贷款增长速度,面对利差收窄,一些银行可能会期望通过做大规模来“以量补价”。并且,利率市场化也将催生银行业商业模式的差异化,促使商业银行经营模式从目前的同质化商业模式转向差异化定位。

对于央行放开银行贷款利率浮动是否会影响下半年的贷款价格,该负责人称,总体而言还要看下半年资金情况,如果资金偏紧银行的贷款利率总体可能还会上浮。市场普遍预计,下半年市场资金可能会有所偏紧。

交银国际分析师李珊珊认为,“由于大银行大企业客户占比高,贷款下浮占比更高,贷款利率放开对大银行影响更大,客户结构转型的压力更大。从2012年的数据看,我们看到中行在上市银行中的贷款平均收益率最低,贷款下浮占比可能更多一些,民生、重庆农商行、宁波银行的贷款收益率最高。但如果综合考虑未来存款利率市场化,小银行整体影响更大,但小银行也将更加分化。”

明后年再融资或再集中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寻求竞争中的优势,占据小微企业市场是一个方向。华中炜分析称,“国有银行经营的多元化方面明显好于中小银行,非息差收入占比超过20%,显著高于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个别股份制银行有超过20%的,如民生银行25.3%和兴业银行28.1%,但大部分均在15%以内,城市商业银行则更低。换句话说,中小银行的中间业务的创新能力不如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如果不进行特殊的定位,发挥自己的优势,中小银行的处境将较为困难。”

昨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向本报记者表示,根据测算,此轮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将会影响银行今年净利润增速1~1.5个百分点,之前预计银行净利润增速在8.5%,现在预计为7%~7.5%之间。

华中炜进一步判断,“利率市场化后,商业银行的差异化和分化会成为一个主线,这有利于倒逼商业银行改变趋同的商业模式,寻求具有相对竞争优势的领域,因此,总体上有助于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总体而言,大型银行需要更多关注综合发挥多种金融工具为大型企业提供多元化服务,而中小银行则需要转向更为清晰的、有相对定价能力的小微企业。”

同时,连平预计将会对银行的贷款收益影响5~10个基点,取消贷款利率下浮限制对银行息差收窄的压力较为有限。

付兵涛判断,随着央行贷款基准利率淡出之后,商业银行之间则有可能会逐渐形成一个类似国外最优贷款利率的贷款参考利率,即由上市银行给出一个平均最优贷款利率,作为所有银行贷款的利率参考。那么,未来,商业银行强弱格局将更加清晰,并且战略布局将更具差异化。

但是China
Scope数库财务对银行未来两年的经营数据预测显然并没有这么乐观,“央行的这一举措无疑将加速银行间信贷业务的竞争,从而在未来数年间拉低商业银行的利润”。

China
Scope数库财务根据全国140家银行的分析,基于中国银行在未来两年间净利息收入下滑10%且风险加权资产增加15%的假设,对未来银行资本充足率和净资产收益率的分析显示,为了使资本充足率保持在以往水平,国内银行在未来两年里将面临大约500亿~10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对于上述测算,沐华表示,这种预计过于悲观,未来两年银行的净利息收入出现下滑10%的可能性不大。因此,银行的融资缺口也不会有这么大。

招商证券首席金融分析师罗毅表示,利率市场化带来资金价格自主定价和更加丰富的金融产品体系,将有利于商业银行通过提高风险定价和增加非息收入来提高利润增长的质量。今年年内不会再上浮存款利率,对银行的影响不大。

“未来两年银行的融资需求很小,基本上不会对市场有压力。”罗毅称。

连平则表示:“明年还会有银行陆续再融资,去年和今年银行再融资市场相对平静,明年后年可能会释放,预计后年银行再融资的压力会明显增大。”

在连平看来,银行再融资的压力,并非主要来自于利率市场化的影响,主要的因素还是贷款规模以及银行生息资产规模的增长。不过,资本工具的创新,将会拓宽银行融资渠道,减轻资本市场的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