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这才是真正的反战电影。故事本身可以说非常平了,然而诺兰,依旧老练的拿出了多视角交错时间线的叙事方式,可以说甚至有些“炫技”了。

诺兰的《敦刻尔克》让我们又回到了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诸多盟国与纳粹正面交锋的战役十分热血,激烈异常,法西斯被痛宰,是一件多么让人振奋的事,但诺兰选择的切入点不是大捷,而是大撤退,这看似懦弱的行为,同样透露出了战争的光辉与暗淡,有发人深思的地方。

主视角是3个。

面对二战初期所向披靡的德国机械化部队,勉强应战的英法联军本就没有多少胜算,被逼到敦刻尔克这个小角落,也是无计可施,如果他们一味苦战,结局就是近四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白白葬送战争的有生力量,如果他们像日军一样被军国主义洗脑,长长的海滩就会成为切腹的实验场,略微一想就觉得恐怖不堪,所以撤退是明智之举。

第一是男主视角。男主可能是整个戏里最没存在感的主要角色了,性格色彩是很模糊的,即使是那个莫名其妙死掉的乔治,都比他的性格色彩更浓重些。但是,我认为诺兰是有用意的,在他的设计里,男主代表的就是观众自己,他的用途,就是让观众借助他进入不同的场景,通过事件和其他角色,来描述敦刻尔克大撤退这一历史事件,以及反映这一事件背后代表的,战争的残酷性。一开始的主视角奔跑,到达海滩的环顾四周,以及各种瞪大眼睛看这看那的镜头,都是为了增强观众的临场感。所有的行为,都像一个刚刚进入某游戏的主人公玩家。所有对不同事件的反应,都更贴合了,普通人的行为逻辑,甚至长得都不那么出众(个人感受)

但撤退并不容易。诺兰在影片里给出了三条线,也即是三个视角,一条是待撤的士兵,这是正方向,一条是以月光石号为代表的民用船群体,是反方向,还有一条俯瞰的视角,空中的三架战机。

第2个主视角,是民船上的那群人。这个视角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倒霉的乔治,招谁惹谁了。本意是个不甘平庸的孩子,但是,最后可以说,他只是倒了两杯茶而已。老船长,意志坚定,成熟善良。可能对他来说,有种像为自己死去的大儿子致敬的心态在。但是实际上也是他身为一个普通人,在践行自己的爱国信仰,是真正平凡人的伟大之处。而这种渺小的伟大不是个体的,否则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民用船只前往救援的场面了。第一个被救援的士兵,这个士兵的种种行为,可以说,非常生动的为我们演示了战争对一个健全人的心智打击。一开始恐惧到不说话不接受任何好意,疯狂求开门,强行抢舵,不小心伤人等种种事件都反应了这个人物对战争本身的恐惧,以及战争对人物的摧残程度。不过,后面,他帮助一起救援士兵,询问被他伤害的乔治等,可以看出,他的心智在缓慢的恢复了。船长小儿子,锁门这点挺有意思的。我感觉实际上,是反映了,这个孩子对遭遇战争的士兵内心创伤的不理解和惧怕。到了后来,经历了现场观看空战,朋友受伤死亡,大量士兵狼狈弃船逃跑,救援逃生士兵等事件后,他最后撒谎,是为了给予那个一开始救援上来的士兵心理安慰。还帮死去的朋友登报,完成夙愿。于他而言,是一次快速的成长。

买球网站,士兵遭遇的对抗力量众多,后有德国陆军步步紧逼,前有汹涌的大海,海里还有出没不定的德国潜艇,上有德国轰炸机,随时有炸弹伺候。所以我们看到主角汤米一开场就在枪林弹雨里奔徙,好不容易到了海滩,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渺小之感瞬间来袭,我们也看到两个士兵为了活命混入驱逐舰,却让鱼雷几次击入海里,不得已再次回到海滩,而海滩并不是久留之地,炸弹连环响起,就在耳边,沙子从天而落,重重打在匍匐的后背。

第3个主视角,就是十分具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汤老湿。我想说,汤老湿在诺兰的电影里,每次都不能怎么正常露脸也就罢了,下场还都特别惨。诺兰真的非常喜爱汤老湿了哈哈。一个人歼灭了多架敌方战机,全海滩人为其欢呼,飞机没油后成功着陆,烧掉自己心爱的战机后再被敌方俘虏。可以说非常个人英雄主义了。毕竟所有的个人英雄主义,内核都应当是悲壮的。

联军三面受制,按说丘吉尔应该有所表示,我们却没有看到援军,接送士兵的驱逐舰还只是一天来一艘,这一艘就很容易成为轰炸机或者潜艇的靶子,并且一击一个准,所以这一艘等于没有,丘吉尔只是在装样子,表示国家没有袖手旁观,只不过对手太强,所以丘吉尔的保守救援数量是三万,一看分母那么大,这三万实在少得可怜。驱逐舰不仅数量有限,因为吃水很深,还到不了海滩,联军不得不依靠仅有的堤坝上船,一方面要祈祷德军不要把堤坝给炸了,另一方面还要防止驱逐舰在近处翻船,否则下一艘就进不来了,这真是刀刃上过的日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故事本身还是相当平,即使诺兰加入了种种不同的事件和性格迥异的角色,片子的高潮点还是非常的少。整体色调又偏冷,几乎没有任何的大场面镜头,也没有任何血浆四溅的感官刺激镜头,拍的相当的克制了。所以可看性其实是一般的。整体就是力求客观的从亲历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士兵的角度,去还原这一历史事件,毕竟事件本身的特殊性,就在于这是失败战斗中的成功撤退。即使绕开了战斗的第一现场,依旧能从所有渴望回家的士兵的眼神,和各种求生的行动中,体会到战争的恐怖及其对人心智的摧残。

鉴于此,英国发动了民间力量,也是不得已为之,既然援军不能去白白沦陷,就让老百姓上吧,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无妨,死马当活马医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招居然凑了效。

最后,哈卷饰演的角色,以为民众会唾弃他们逃跑的行为,但没想到,民众却为他们欢呼。因为,大家只是希望你们平安而已。战争是残酷的,能够亲历又回来的,已是不易。

有人说,淮海战役是老百姓用独轮车推出来的,足见百姓对于战争的重要性,而敦刻尔克受困的士兵,同样是老百姓发动自家的小船撤出来的,如果没有他们,历史就将改写。驱逐舰完成不了的任务让民用的小船领了功,原因自然在于小船的优势,不用考虑吃水深度,就算搁浅在海滩上,几个大力的士兵也能把它推下海,另一方面,在于民众的爱国热情,同胞有难,八方支援,他们并没有因为联军溃败而置被困士兵于不顾,在对于战事的冷静分析下,他们给予了士兵们足够的理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茕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中的月光石号便是民用船群体之中一个很好的范例。船主道森带着儿子以及乔治不顾救上来的有战场恐惧症的飞行员的阻挠,坚决开赴敦刻尔克,就在基里安·墨菲指出他一把老骨头毫无用场时,他义正辞严地说,发动这场灾难的人就是我这个年纪。月光石号不仅救了两名飞行员,还塞满了从中奖的扫雷舰上死里逃生的一身油污的士兵,可谓满载而归,发挥了不可思议的用场。

事实上,月光石号并没有到达海滩,它在半路就超额完成了任务,这还得拜德国的轰炸机以及战斗机所赐,扫雷舰被轰炸机撂翻,一大批士兵涌入了道森的小船,而在此之前,空中的两架英国飞机相继不幸中弹,两位飞行员可谓吉人天相,刚好落在月光石号的航线上。

于是,原本三人团体作战的空中小队,一下子变成了汤姆·哈迪饰演的法瑞尔的单打独斗,不知是不是诺兰的刻意偏袒,汤老师得以成为本片最耀眼的个人英雄。

诺兰表示本片没有个人英雄主义,这话不假,群体的力量是撤退首要,汹涌的战场不允许个人逞能,一切要以长官的命令为行动准则,但汤姆·哈迪有幸成为三架战机中坚持到最后的那一架,这形成了个人表演的土壤。在无人指挥的状况下,法瑞尔不得不自行其是,敌机在侧,燃油即将耗尽,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为海滩上的士兵提供最有力的支持,汤老师足够冷静,技术娴熟,自信满满,观众对于他能够击落视野内所有敌机的预期不带怀疑,怀疑的是他是否能够全身而退,在一切遵照史实的前提下,汤老师开不了挂,也就只有英勇就义这条单行路。就算是死,汤老师也要摆个漂亮的Pose,他没有选择跳伞,那样不够体面,在海面、海滩上士兵们的注目礼以及欢呼声中,在天边云霞那光荣的色调映衬之下,他不急不躁,稳稳地让座驾停在了敌军范围之内的海滩上,从赶赴空中救援到平安落地这一过程仿佛一气呵成,带有浓浓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于是,汤老师成了影片当中最有魅力的角色。

如果诺兰只是在这三条线之间切来切去,那就不是诺兰了,他小小地做了一些手脚,在时间方面。三条线分别以一周、一天、一小时为叙述长度,着墨的多少也就一目了然,但三条线缺一不可,精彩部分都是在更短的时间内发生,海滩上的士兵等待的时间就算不长,也是度日如年,民众的救援即使在一天内完成,那也是浩大的工程,而空中作战简直就是争分夺秒了,一小时带来的影响有多巨大可想而知。因为时间上的不一致,所以观众先是在空中看到海面的情景,隔了好长时间又在海面的视角亲历刚才空中看到的情景,感觉上就比较奇怪,仿佛时间倒流了,这样剪辑的好处,当然是能让观众从不同视角获得不同的体验,从而可以全面把握整个事件,就跟体育比赛上的360度全景回放目的是一样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