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6月28日电(记者 詹婷婷
凌军辉)各地高考成绩陆续公布,尽管教育行政部门年年要求不炒作“高考状元”,但“状元”仍成为学校、教辅机构、企业家争相追捧的“香饽饽”,庆功宴、颁奖会、商业活动等“状元秀”还是络绎不绝。一些企业、机构、学校甚至“傍状元”来打广告、争人气、提高知名度,谨防高考状元商业化、明星化。

  事件概述

状元被奖一套房,“傍状元”花样多

  随着2010年高考(微博)分数的公布,北京、浙江、吉林、甘肃、宁夏、贵州、福建,还有重庆和江西,很多地方又开始纷纷公布本省的高考状元,一张又一张年轻人的巨幅照片又出现在了他们就读的中学,连夜赶回学校接受媒体采访,又连夜参加多个网站的访谈。兴趣、爱好、性格、学习经验,透过一位高考状元一天的经历,我们知道各地的状元秀又要上演了。

近日,广东省恩平市一考生以总分620分成为该市2016年理科状元,恩平市某地产公司奖给该考生一套100多平方米的“状元房”,引起一片哗然。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每到这个时候,在全国各地就会产生成百上千个状元,对状元们表示兴趣的高校,培养状元的母校,嗅到机会商家,还有政府部门的参与,媒体的报道,和希望孩子能成为状元的父母们炽热的目光,于是状元秀也一年比一年火爆。

除了给高考“状元”赠送房产,近年来,“敕封”高考“状元”、请“状元”进行商业代言,让“状元”骑马游园为景区造势等炒作类报道也频频见诸报端。

  高校重金奖励,中学大力宣传,商家媒体更是紧盯着状元的一举一动,尽管高考成绩公布才仅仅两天,尽管今年高考前已经有很多省的教育部门出台了禁止宣传高考状元的规定,尽管教育界不少人士都在呼吁,希望不炒作状元,不炒作高分学生。但是从今天我们看到的新闻,2011年肯定又会出现一场又一场状元一出天下争锋的火爆状元秀,我们也遗憾地看到,似乎没有人能改变这样的局面。

事实上,每年在高三学生周围,都充斥着各色“状元类”衍生商品:高考状元笔记、状元房出租、状元保健品、状元上过的教育机构和用过的电子教辅商品……相关商品似乎搭上“状元”这趟顺风车,就会不愁销路。

澳门买球网站大全 1

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高考状元”,显示的相关网页,不乏“状元房”“状元小区”“状元学校”等字眼;在网络购物平台上,冠有“状元头衔”的状元笔记、状元保健品、状元教材等产品大卖;个别寺庙甚至有“状元香”“状元符”“状元手链”……状元也从一个教育产物,演变为一种拥有完整利益链条的“状元经济”。

  模拟题

安徽省芜湖市一名中学老师汪嫄嫄表示,高考状元在学习方面自有独特之处,适当地对他们的学习策略心得予以报道以激励来者,有可取之处,“但过分地炒作高分学生,以功利的态度来看待成绩,在利益驱动下过度关注‘学霸’,不仅是社会的悲哀,也是这些‘高考状元’的不能承受之重。”

  每年高考成绩一公布,各种高考状元秀就粉墨登场,成为各类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今年高考后江苏出台新举措,对全省前100名的高分考生不排名次,请谈谈你的看法。

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副教授殷飞认为,每个高考状元都有自身的特点和成长经历,借鉴其好的学习方法和读书态度,对广大考生有积极意义。状元经济喧嚣一时,如果炒作什么状元用品,则是异化和扭曲,不可取。

  华图名师参考解析

功利化心态,“状元”异化成消费“符号”

  随着各地高考成绩陆续公布,一批高考状元营运而生,他们从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一下子转变成了妇孺皆知的“明星”。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状元情结自古以来深植于国人心中。高考状元商业化、明星化,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课题。“状元经济”破坏了社会心态,使得“状元”成为消费“符号”,加剧了社会心态的浮躁。

  宣传和报道高考状元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去看待。一方面,若对状元报道适度并辅以正确引导,不但无害,甚至还可为未成年人树立学习的榜样,起到积极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如果媒体和商家以“高考状元”为噱头炒作,吸引眼球,赚取利益,迎合大家对分数崇拜的畸形心理,其弊端深远。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过分炒作高考状元会加深民众的分数崇拜,对素质教育来说是恶性循环。一些地方宣传时把“经”念歪了,突出了“尖子”,忽视了“大多数”;突出了学校名气,忽视了教育内涵;突出了考试成绩,忽视了综合素质。

  高考状元之所以能够取得优异成绩,背后肯定存在一定的必然因素。适度地反映他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如学习方法、学习态度、精神面貌、对待挫折的态度以及其他经验之谈等,对后来者及其他未成年人都是一种启迪或借鉴。高考成绩突出的考生确实有值得学习借鉴之处,也能对其他学生起到一定的激励作用。

“‘高考状元’其实只是一次比较重要考试的第一名,如此炒作容易使部分高分考生产生浮躁心理,同时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更强化学校、学生和家长‘状元情结’和‘唯分数论’,这就与国家提倡的学生素质教育和全面发展背道而驰。”夏学銮说。

  炒作高考状元现象的出现与我们社会上根深蒂固的偏重学历的人才观、偏重应试的教育观、偏重考试的教育评价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教育行政部门仅仅制止媒体炒作高考状元,并不能消除早已融入到公众内心的“状元情结”,顶多只能让这一“状元情结”无法在媒体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而已。

西南政法大学全球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蔡斐认为,不能将“状元热”完全归咎于媒体,“少部分媒体之所以热衷炒作‘高考状元’‘学霸宿舍’‘最牛班级’等新闻,在于很多社会民众愿意追逐这些新闻以及背后的信息,如这些‘状元’‘学霸’在哪个学校的哪个尖子班。换句话说,读者对优质教育资源有迫切的需求,是媒体报道的原因和推动力。”

  要从根本上解决状元的炒作,就要改变学校、学生的评价标准,做到不惟分数论。真正做到以能力标准来评价学生素质,以输送高素质人才标准来衡量学校的业绩。

同时,不乏一些掌握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为了保持教育资源优势,以便未来招收到更优质的生源、继续做强做大等,也“默契”地迎合媒体、企业进行高考状元“炒作”。

  逐步建立一个社会认可的、多元化的学生评价体系,不同类型的高校有不同录取要求。学生按照自己的能力特点和发展意愿选择学校,学校按照自己的培养目标和入学标准选学生,不再有一个统一的状元概念。

携手降温“状元经济”

  来源:华图教育

黑龙江省教育厅近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加强中、高考信息管理,禁止宣传炒作中、高考“状元”。除考生本人外,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及招生机构一律不准向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考生报名信息。为防止炒作状元,广东、江苏、福建等地考试院还对高分考生成绩进行了屏蔽。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澳门买球网站大全,“商业利益需要捆绑社会关注点,以期达到自我营销的目的。在利益面前,高考状元如同明星,成为快速消费品。在高考结束、暑假这样的舆论关注期,对于企业来说有很大的营销价值,营销成本很低。”蔡斐说。

政府主管部门、学校、社会应携手降温“状元经济”。一方面,应完善学校办学质量评价体系,遏制“唯分数论”的肤浅教育政绩观;另一方面,应加快教育资源尤其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平衡布局,让民众无需再跟踪“状元”背后的教育信息,减少此类新闻的热度和需求。

此外,各地高考状元在取得高分后,也应端正心态,加强自律,认识到高考只是人生的节点,未来还有无数重要的考试,经过全面锤炼的人才能走得更远。

“我们现在最关注的还是学生的分数,觉得高考分数就是一切。”安徽省淮北市高考生家长钱星星说,“如果素质教育实施得好,高考不是只看重分数这一个标准,状元也就没那么重要了,‘状元经济’也就没有市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