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那年《英雄》出世,等我腾出时间收拾好心情掐好档期,在大年过后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奔向电影院时,小城唯一一家院线制的电影院却关门了,如今那里成了一家俄罗斯风格的旅馆。等到一年之后终于看过《英雄》,我觉得那很大程度上是《乱》的形式和《罗生门》的框架,相当得黑泽明。如果撇去最恶毒的为暴君秦始皇翻案这条黑线,颜色的运用我很喜欢。但除去颜色,它什么也不是。

看完大师陈的《无极》,真庆幸自己看的不是首映。本人虽拜读了无数对该片的控诉,但仍走进了电影院,支持了一把国产电影,现在说两句好歹也是师出有名吧。

大一的暑假冒出了《十面埋伏》,一时间恶评如潮,但我还是走进了电影院,因为票是同学请的。第一次在电影院出现了坐不住的感觉,平时即使独自看碟也很少会看不下去,因为我不看烂片。而两年后的今天,这样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比上次更糟糕。

1.
着装诡异。我不知道其他人看到真田广之的三千勇将有什么联想,反正我的脑海中迅即跳出了四个大字:织田信长。典型的日本战国时代盔甲,看过黑泽明的应该都有印象,实在不了解,圣斗士您该看过吧。还有一点,中国人打仗自古都是金戈铁马,盔甲讲究的是鲜明耀眼,不怒自威,fashion点的大将要么是一身金盔金甲,要么像《三国演义》写吕布,“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纵马挺戟”。中国武将虽然战袍花花绿绿,但铠甲作为阳性的展示,都是威武无比,从来没见过啥鲜花盔甲的。哦,服装设计是日本人,难怪。

很难再对这类国产超级大片有什么期待了,最先煽起我期待的是点映后在《看电影》上的专题报道,我甚至傻傻地按老编建议的那样准备看两遍,第一遍去最好的电影院感受形式,第二遍在学校的露天电影场感悟内涵。好在提前到来的期末复习推迟了我的第一遍,而铺天盖地的负面评价最终让我将这部电影从豆瓣“想看”的名单里删除,如果不是露天电影场的放映,这生我也定与此片绝缘。当然了,《馒头》例外。

另外谢霆锋的部队,除了靓仔谢自己是日式盔甲之外,简直就是一支十字军。
张柏芝也有一日本艺妓造型,我是说整脸涂白嘴唇中间涂一小块口红那种,不知道是不是老陈想跟《艺妓回忆录》靠一靠。最最让我寒冷的是,皇帝那造型,不说他是王,我还以为是一太监,留一欧洲中世纪发型,两撇小胡子,跟莎士比亚似的。

就这个片子本身去写什么评论是一种浪费。我只想说说别的,就如我的题目那样。

2.
特效糟糕。虽然电影在特效上花了不少钱,但还是不咋地,想跟《魔戒》那种排山倒海的效果比,难。基本上可以一句话总结,该大手笔的没大手笔,不该夸张的瞎夸张。看见陈红跟妖怪似的窜来窜去,这哪是神仙的仪态啊。

我们的伟大祖国存在很多腐败现象和霸权意识,《无极》无疑是其中一种。300,000,000的投资,光是挥金如土的宣传费就足够拍一部电影了。如果我们换算一下,扶持30个新人导演的处女作恐怕都绰绰有余。可是新人们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更多的人甚至一分钱也弄不到,而政府不会想到去支持他们,只会等着把他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处女作打上“地下”的标签。政府却死心塌地支持《无极》,或许支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凯歌。他的存在就是一种霸权,这个逻辑与“北京即腐败”差不多。也就是这种霸权,让它轻易地拿到了参选奥斯卡的门票。

买球网站,3.
剧情空洞,东拉西扯。这个简直不必多说,就是所有的感情都不动人,所有的恩怨都很儿戏,所有的杀戮都没必要,所谓魔幻都是装神弄鬼。而且,张柏芝简直就一中国海伦,我觉得以中国五千年的道德观来看,这样的女人,引发小规模的暗杀或者昏君下台比较可行,但是她也算不上貂婵啊,人家可是为了大义才献身的。不要跟我说什么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如果陈圆圆是这种站在屋顶上脱衣服的女人,我才不相信平西王会为她寻死觅活呢。

如果我们再想想那些山沟沟里可能连电影是个什么玩意都不知道、整天在生活底线上挣扎的难以数计的老百姓们,试问这部电影和那些形象工程、公款消费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3亿人民币到头来就为了完成你一个人的自娱自乐,老百姓还得掏钱陪你,这还没有计算那3亿投资里本身就有多少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何等腐败!你掌握了权力话语,就不允许我们有话语权利?就因为你有霸权,于是你可以打压新闻自由,禁止负面报道;就因为你有霸权,于是你可以破坏生态环境,乱扔生活垃圾?

4.
太国际化。除了服装,这里还得说一笔,把真田广之抓住后,居然不是面君或者交大理寺发落,而是——在长老院接受审判。看到这里,真是心里发冷啊。大家不要以为这是欧式的法庭审判,因为我家里有本詹姆士·克拉维尔的《幕府将军》,小学的时候我把它看完了,发现日本战国时代,大名在发动战争输了之后,是要接受长老院的审判的,审判之后的结果一般都是被命剖腹。果然一看电影里长老院的长老,都是日本武士发型。

当从《东宫西宫》到《蓝宇》再到《断背山》等一系列涉及同性爱情的优秀电影被广电总局封杀的时候,却惟有你《无极》能堂而皇之走进电影院;在国内还没有出台电影分级制度的时候,你《无极》那几个可有可无的激情镜头害得多少带着不满13岁的小孩观看的家长费心。天晓得他的宝贝儿子怎么能看7遍?!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是七拼八凑自西方各国文化的电影,却敢恬不知耻的冠以我们的祖先老子的伟大思想为名。到头来,国人不买账,西方人更是学乖了。

5.
对白故弄玄虚。陈凯歌不知道是想学王家卫还是自己诗情大发咋的,总之就是到了下半部,人人说话都特有诗意和哲理,但是似乎没什么意义。

当然了,为了满足一下祖国希望“和好莱坞平等对话”的虚荣心,为了支持一下中影集团的改革,你不是不可以花巨资来打造一部大片。可你打造出来的东西让全国人民都失望了。这和那些花巨资建起来的“豆腐渣工程”有区别吗?可没人会去追究责任,因为它赚钱了,而亏的只是老百姓。我们浪费掉了“物质文明”,却没有换来“精神文明”。这样的片子还能够赚钱,足以见得我们的市场是多么的不成熟,真不知它还能为产业化起推动作用?!如果给黑泽明、伯格曼这么多钱,那将给人类又留下一笔多么宝贵的财富啊,我以人格作为担保。

很遗憾的是,我一句都记不全了,一部电影的对白,观众看完就忘了,真惨。王家卫的台词我可是看完之后能自己默写出来的。

其实陈也好、张也罢,这两位拿国际电影节的奖都已经拿酸了胳膊的好同志,一而再、再而三的攀比着进行大制作,唯一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拿美国的奥斯卡。为什么死死盯住它不放?因为那些世界公认的电影大师们,比如黑泽明、比如伯格曼、再比如费里尼,都是拿过不止一次小金人的。或许他俩认为只有也拿下了小金人,自己就真的可以登堂入室跻身大师行列了吧。而事实正好证明,他们不配。不仅不配,他们是不是优秀的导演恐怕都要受到质疑。张同学的“一根筋”就不说了,陈同学和他的《霸王别姬》呢?突然有人说了,那是因为剧本好!又想起了陈本身就是《无极》的编剧之一。他们太想着得奖了,他们拍得太累了,远没有李安先生那样的随性和真诚,人家一个不小心,就获奖了。

哦,不对,我还记得那句超傻的“我就是穿黑袍的人!”

我们的第六代没有第五代的人生积淀,想出大师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思想大解放的1980年代应该是一个能够培养出大师的时代,而如今,张艺谋堕落了;陈凯歌入魔了;田壮壮沉默了。中国何时才能向世界贡献出一位电影大师呢?记得曾经走得最近的,是费穆先生。

对了对了,还有蹩脚国语,听得我哭笑不得啊。

蓦然回首,我发现那个13年前意气风发地高声道“再干十年,还要再开风气先,决不食言”的陈凯歌,已经看不见了。

6.
细节太傻。别的不说了,就谢霆锋拿的那个杖,张柏芝在屋顶上脱衣服,他的杖变一个大拇指,这时候电影院笑声一片。陈大师啊,您这是拍正剧大片呢,您以为自己是周星驰还是拍《猫和老鼠》呢?

【补记】2006年4月18日、19日连续两天,《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相继推出时评抨击《无极》在云南拍摄时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的不可挽回的破坏,这当然是件值得我们叫好的事情,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却是有关部门又一次无耻的倒戈。

7.
浅薄内容糟蹋“无极”概念。“无极”是多么牛逼的一个词啊,当初看到陈大师给自己的电影叫这个名字,我就纳闷老陈该拍多么牛的一个题材用多么牛的表现方式才能表达这个概念啊,得学习。结果看了电影,我靠,这部奇幻情欲片就是无极啦?感情无极就是一个魔镜似的东东,再包含点宿命论,弄点故弄玄虚的时间倒流什么的,就这么包在一起,靠。

 

想拍商业大片,又放不下大师身段,我都替老陈心疼。也难怪,你一拍商业大片,你就不是纯粹的艺术大师了,就像斯皮尔伯格,就算你拍了《ET》或者《辛德勒的名单》,都只能算是“好莱坞电影大师”。你说一不食人间烟火的票房毒药大师,突然要搞搞商业搞搞票房搞搞眩目大片,多不容易啊。

问题就出在,搞搞大片的时候,还念念不忘自己是大师,不能跟Peter
Jackson这种商业导演混为一谈,结果呢,大师面子也没了,商业电影也拍烂了,两头不讨好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