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快涨半年多后,上海车牌拍卖投标人数16日出现今年的首次下跌。

连续五个月没有拍到牌,陈先生原本坚定的心开始动摇,“我还是去上张外地牌照吧”。陈先生是上海市某国有企业的一位中层,目前开的是苏州牌照,他打算换车的同时换回上海牌照。不过连续五个月,他均未中标。

当天,上海8月车牌拍卖均价73785元,参拍人数达12.155万人。

虽然上海私车牌照被称为“最贵的铁皮”按每克计算的单价超过黄金价,但拍到牌照仍然像中奖一样。每月拍牌的人群水涨船高,今年6月29日更是吸引了逾13万人竞争7400张牌照,再度创下拍卖人数新高。

统计显示,8月以前,“奢侈小铁皮”连续竞拍人数逐月飙升,平均每月增加万余人,沪牌投标人数由1月的41946人增加到7月的136098人,中标率持续走低,越来越难拍。

5.45%的中标率受到质疑,“到底是拍卖还是摇号?”当天,官方不得不快速出台了新政,规定竞买人不仅需持有效身份证明、上海居住证明(不含《临时居住证》),还需提交有效合法的机动车驾驶证。并且竞买人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上海1994年起实施私车牌照额度拍卖,是中国最早进行牌照拍卖的城市。

近年来,因为牌照价格的不断上涨,上海市政府已连续出台新政抑制牌照价格过高,而从上月开始,又开始出台相应政策来控制不断上涨的拍卖人数,不过,在新政抑制拍牌需求的同时,游离在车牌拍卖体系外的外地车,又开始增长起来,这很可能又会对上海的交通带来新的压力。

2013年上海车牌拍卖“过热”,价格持续飙升,因此2014年上海试行全年每月设置同一“警示价”——7.26万元,年度投放总量为10万张左右。

迫不得已的外地牌照

小铁皮“身价”相对稳定后,拍牌人数又大增。

上海牌照价格的最高峰出现在2013年3月份,当月上海私车牌照以90800元最低中标价创下车牌拍卖史新高,沪牌成为名副其实的“奢侈品”。

澳门买球网站,上海官方不得不在今年6月底又出台了新政,直接限制竞买者资格,规定竞买人不仅需持有效身份证明、上海居住证明(不含《临时居住证》),还需提交有效合法的机动车驾驶证。并且竞买人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此后上海连续出台新政,“上海车牌拍卖出台新政”成为此间每几个月就出现一次的“新闻”。连续推出举措包括“新牌上新车”、“二手车带车牌过户1年内不得再度转让”等,希望给车牌价格“退烧”。最终限制竞拍者出价的“警示价”政策出台终于有效得使车牌价格降温。

新政之下,上海车牌拍卖人数大幅快涨势头才稍有缓解,7月投标人数小幅上涨,本月迎来首跌。

为遏制投标拍卖价格过快过高非理性上涨,坚决打击投机炒作,2014年上海开始试行年度统一“警示价”措施,即全年每月设置同一“警示价”,“警示价”值选择2013年最低“警示价”72600元。竞买人首次出价阶段出价高于“警示价”,系统将不予接受。第二阶段价格修改仍按现行方法操作。

此外,将现行的私人、私企机动车额度拍卖同场举行改为个人、单位分场举行,实行有底价竞拍,起拍价为个人投标拍卖成交均价。

从今年1月份开始,车牌价格已经稳定在74000元左右。不过,“警示价”政策虽然稳住了价格,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使原本“价高者得”的拍卖,变成带有运气成分的“中奖”。

拍牌不是以价高者得,而是以最接近中标价的价格得。而中标价是随着出价而不断变化的,这也意味着,只有最后几秒钟出价,才有可能最接近中标价,而最后几秒拍牌者蜂拥抢跑道,为了最大可能拍到牌照,拍牌者往往为了拍一个牌照,买好几个标书。同时也滋生了大量的代拍“黄牛”。

组合拳为禁投机者

“为了能提高中标率,我们家一共买了5张标书。”6月29日刚刚参加完拍牌的孙女士告诉记者。

上海拍牌每月人数水涨船高,6月沪牌参拍人数创下12年来新高,达135677人,中标率相应跌至5.45%,创下历史新低。一些屡拍不中的车主为了提升中标概率,一般使用家人身份证件,同时购买多个投标额度,让这个庞大的竞拍人数“虚胖”了不少。

有人算过这样一道题,超过13万人参与的拍牌,最后中标的仅为7400人,这意味着,有超过12万的人没有拍中,而根据国拍中心的规定,每位拍牌者都要交100元手续费,这意味着,仅那些拿不回来的手续费,国拍中心的收入就超过1200万元,一年就是上亿元。

相关文章